分站:   蓟幽故地    燕赵观察    齐鲁网事    魅力山西    津沽在线    三秦风采    美丽龙江    吉地吉林    海滨明珠    塞上江南    塞外边原    陇原之声    西海福地    淮扬遗风    山城本色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活动专区 > 专题活动(一) >

史上最接地气的农村垃圾分类模式,值得学习!

中国大气环保网  |  时间:2017-08-25 23:12  |  来源:未知  |  点击量:

金华的农村垃圾分类经验,个人感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接地气”,“会烂的”和“不会烂的”,用老人和孩童都能听懂的语言去做垃圾分类。说真的,城市里的“可回收”和“不可回收”,连专业人士都是一头雾水,遑论普通市民。

11月4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在金华市召开全国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现场培训会,来自全国31个地区的代表到金华参观学习农村垃圾分类经验。金华究竟做了什么?竟然吸引全国各地的代表来参观?

在金华的乡间,家家户户门前的绿色垃圾桶正成为一道独特风景。

这是一只可分类垃圾的桶,大桶里面有两个小桶,会腐烂的剩饭剩菜倒进绿色的桶里,不会腐烂的则扔进灰色的桶里。

正是以这些垃圾桶为标志,掀起了金华农村的“绿色革命”。正如市委副书记陶诚华所言,金华推行垃圾分类处理,不是做单独的“盆景”,而是做处处可学、可做的“风景”,真正实现农村人居环境的改善,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一个问题农村垃圾该往哪里去?

在去年消灭垃圾河大会战中,全市河道流域共清理出垃圾50多万吨。问题在水里,根子在岸上。这些巨量垃圾不仅让垃圾填埋场不堪重负,也给管理者提出了一道民生考题:生活垃圾与日俱增,大量农村垃圾往哪里去?

金华农村垃圾实行“户集、村收、镇运、县市处理”的模式。金华市本级每天产生约900吨生活垃圾,其中540吨来自农村,且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按照十八里填埋场的库容静态推算,还有5.8年时间将全部饱和,在现有条件下,在市区范围内新建一个垃圾填埋场选址非常困难。而垃圾焚烧则会增加有毒有害气体排放,对金华这样一个地处盆地的城市来说,增加垃圾焚烧量也不是最佳选择。

为破解“垃圾围城”的困局,2014年5月,市委、市政府以农村为突破口,开展垃圾分类减量的探索。“之所以选择农村试点,是因为农村有垃圾堆肥的传统,既可以让垃圾就地堆肥、就近还田,还可以节省大量运输、处理费用,综合效益比城市更明显。”市农办副主任邵旭东说。

为提高说服力和可复制性,市区选择了工业主导、农业主导、城郊接合部三个不同类型的乡镇进行试点,其他县市也根据自身实际,选择若干乡镇进行试点。

不到一年的时间,垃圾分类试点就从最初的3个乡镇扩展到如今的99个乡镇。截至目前,全市实行垃圾分类的村庄已遍布各县(市、区),共1819个行政村,受益人口上百万,半数农村人口参与其中,垃圾同比减少近七成,金华逐步走出了一条以垃圾分类减量为主的农村人居环境治理的新路子。

4月14日,我市出台《关于开展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化处理资源化利用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16年底,全市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化处理资源化利用实现全覆盖”的目标。

一个样本农村人居环境大变样

垃圾分类,城里至今没有做到的事情,农村是怎么做到的?

后余村是金东区澧浦镇首个垃圾分类试点村。走进村里,几乎看不见垃圾的踪迹。

提起村里的变化,村民都说,门口的分类垃圾桶是最好的见证。“过去,垃圾都是在自家房前屋后乱堆放的,每到夏季蚊虫乱飞。”村党支部书记余进飞说,自从实行垃圾分类后,给村里的环境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家每户都发了一个带编号的分类垃圾桶,生活垃圾按照可堆肥垃圾和其他垃圾进行分类,由保洁员上门收集,并进行二次分拣。”

琐园村因明清古建筑群远近闻名,可村民随处乱丢垃圾的习惯曾让住在村口的徐寿媛很是头疼。“以前门口很脏,一天要扫好几遍,现在好多了,大家都会自觉把垃圾扔到分类垃圾桶。”说话间,70多岁的村民宋彩花走了过来,一边吃着甘蔗,一边把甘蔗渣攥在手里,然后扔进门口的分类垃圾桶,“现在村里都这么干净,不好意思扔地上了”。

“以前有领导到我们村检查工作时,我都要提前把地扫干净,实行垃圾分类后,随便什么时候来我们村,地面上基本看不到垃圾。”后余村保洁员张小凤说。

“我们亲身感受到垃圾分类给生活带来的好处,是垃圾分类最大的受益者,自然会用行动支持,现在扔垃圾前我会先想一下,到底该放进哪一个桶,分类已经成为一种自觉。”东张村村民刘爱芬的话道出了垃圾分类村村民的共同心声。

一种算法经济生态效益双丰收

2014年下半年,作为永康市垃圾分类试点镇,花街镇62个行政村全面铺开垃圾分类处理。经初步测算,该镇实行垃圾分类后,一年可减少垃圾1.2万吨,节约垃圾清运费30万元,节省补贴支出24万元,节约河道保洁承包款20万元。

“农村垃圾分类的好处不光体现在经济效益上,更大的意义在于,它是我市农村践行生态文明的有益尝试。”作为垃圾分类的亲历者和实践者,金东区委副书记陈峰齐直言。

经济账是可以算出来的,生态账却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邵旭东算了三笔生态账:一是垃圾减少了,据环卫部门统计,市区竹马、澧浦、洋埠三个试点乡镇去年上半年垃圾量分别为714吨、8184吨、1600吨,下半年分类后分别减少到246吨、2784吨、600吨;二是延长了垃圾填埋场使用寿命,据测算,如果市区农村全面推行垃圾分类,每年可减少垃圾14万吨左右,垃圾填埋场使用年限可从5.8年延长到10年;三是减少了化肥使用量,一年减少14万吨垃圾,可产出有机肥2.8万吨,减少化肥过度使用带来的土地板结,提升了土地肥力。

在金东区塘雅镇的铁路沿线,一排多格式小房子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该镇党委书记王新勇说,这是该镇8个邻近村联合建设的太阳能堆肥房,“堆肥房选址比较敏感,8个村联建,既可以节省建设资金30%,节约土地资源70%,也方便管理。”

太阳能堆肥房是垃圾分类减量的终端处理设施,全面推广是否在财政可承受范围内?邵旭东说,垃圾分类需要财政投入的主要有两笔钱。一笔是太阳能垃圾堆肥房、分类垃圾桶、垃圾车等设施,这些是一次性投入,平均每个村大约需要11.2万元,目前市、区两级财政一次性补助每个村10万元建设经费,加上有些村采用合建统筹等形式,建设资金基本可以满足。另一笔是保洁员工资、堆肥房设施维护等后续管理费用。市、区财政每年安排5000万元专项资金,保洁员的工资也基本能够保证。

邵旭东介绍,在看到财政增加开支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节约开支的部分,如市区农村全面实施垃圾分类处理,按照减量70%计算,原先用于垃圾转运和处理的费用七成可以节省下来,大约每年在4100万元。

精彩推荐
                                                                               
新闻热线:010-67165943 发行热线:010-67165943 广告热线:010-67165943 网站热线:010-67165943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16号 邮编:100062 联系电话:010-67165943 邮箱:daqiwang@china-daqi.com
运营:中国环境出版集团数字中心 © 版权所有 2010-2020 中国大气环保网
京ICP备1503122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651